您的位置:首頁 > 絲綢文化
流傳千年的蜀錦之美
2019-03-04 10:15:25 來源:蜀江錦院

秦漢•蜀錦•仙境流云

公元前316年秦惠王出兵滅蜀,建立蜀郡。成都作為西南地區的首府,一直是蜀錦的生產和貿易中心。公元3世紀前后,蜀錦就已經通過南方絲綢之路(史稱安南道和蜀身毒道)遠銷今天的緬甸、印度等地。

 

漢晉•五星出東方利中國錦護膊(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藏)

 秦漢時期,盛行陰陽五行學說,這一時期蜀錦紋樣特征鮮明,蘊含仙境縹緲的特點。紋樣多表現為以云氣山巒為骨架,祥禽瑞獸、神仙靈異為主題,同時穿插著吉祥祈福的等各種銘文,營造出一種身處仙境的氛圍。

 

唐代•蜀錦 •濃墨重彩

唐朝,一個熱情、開放、包容的朝代。一條由從長安出發,經過甘肅、新疆,到達中亞、西亞地區,并連接地中海各國的陸上絲綢之路,將古老燦爛的中華文明遠播四方。

與此同時,源源不斷的外來文明,與東方文化相互滲透、相互吸收,古老的中華文明在交流中獲得不斷創新和發展的機遇。

在大唐開放包容的胸襟下,東西方的文明完成了一次文化大融合。一位天資聰穎的設計師也正是在這樣的時代土壤下,在中國織錦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唐代絲綢之路路線圖

 

中國第一部美術史《歷代名畫記》中記載:“高祖太宗時,內庫瑞錦對雞、斗羊、翔鳳、游麟之狀,創自師綸,至今傳之。”

這位載入史冊的設計師——竇師綸,出生于關隴望族。高祖武德四年(621年),竇師綸赴蜀郡出任益州(今成都)大使之職,負責制造輿服器械,為皇室提供絲綢錦料。當時竇師綸既要突破前朝紋樣和織造技術;又要面對外來波斯錦、粟特錦的市場挑戰。

結合當時唐朝的時代特點,在吸收外來聯珠紋、花瓣團窠紋的主題架構的基礎上,竇師綸兼收并蓄,創作出一系列繁復大氣的東方織錦紋樣。

因被封為“陵陽公”,史稱“陵陽公樣”。陵陽公樣精美絕倫、家喻戶曉,各地的貢品甚至其他的工藝品競相模仿,市面上開啟了一輪又一輪陵陽公樣流行之風。從草創之際,到《歷代名畫記》成書的大中元年(847年),陵陽公樣兩百年來經久不衰,影響深遠。

 

唐•團窠寶花鹿紋錦 (局部)

陵陽公樣大多整體以花卉作為團窠環,內含動物主題紋樣。團窠環多為寶花環、卷草環。

寶花環為復雜的花瓣環,以寶花的外圈作為團窠環,中間再填以主題紋樣。寶花,也稱“寶相花”,是唐代對團窠花卉圖案的一種稱呼。綜合了各種想象性圖案,葉中有花、花中有葉、虛實結合、美輪美奐。

唐•立獅寶花紋錦 (中國絲綢博物館 藏)

 

一朵寶花,蘊含地中海的忍冬和卷草、中亞的葡萄和石榴,中國本土的牡丹、蓮花和菊花等紋樣。唐代詩人盧綸有詩云:“花攢麒麟櫪,錦絢鳳凰窠。”描繪的就是以寶花為環的團窠麒麟、團窠鳳凰圖案。麒麟和鳳凰正是史料中記載的陵陽公樣的“游麟”和“翔鳳”。

唐•團窠卷草對鹿紋錦 (局部)

 

卷草環,是花卉環發展的頂峰,又稱為“唐草”。是一種從西方的莨苕葉或葡萄藤蔓演變而來的紋樣。

卷草的枝蔓通常是以“S”形盤繞,富貴華麗。精美的卷草團窠紋樣,唐詩中也留下了它的影子。元稹的詩詞“山茗粉含鷹觜嫩,海榴紅綻錦窠勻。”描繪的正是以石榴卷草作環的團窠動物紋錦。

唐•聯珠卷草團窠狩獵紋錦 局部

(日本正倉院 藏)

相互纏繞的卷草,形成一個團窠,中間填以對稱動物紋飾,或人物狩獵紋。配色大膽,鏡像對稱構圖。

唐朝,一個偉大的時代,強盛的國力與文化自信,在與西方文化交融的大熔爐中,依然保持中華文化主體。陵陽公樣,一種以設計者的官爵命名的紋樣。它是濃墨重彩的唐代紋樣,也是輝煌燦爛的唐風體現。在中國絲綢織錦史上,是一筆寶貴的文化遺產,也是中國文化“引進來”又“走出去”的歷史見證。

澳门bbin电子游戏
3肖6码期期准免费公开 欢乐推筒子二八杠下载 大乐透胆拖投注规则 快速时时走势图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辉煌娱乐正规吗 三公棋牌游戏下载 传奇彩票大发快三 时时彩宝典苹果官方版 重庆时时助赢软件 全天重庆时时计免费计划 吉林时时网站制作 澳门赌大小有规律吗 网络通比牛牛 高低不平找规律 巴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