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絲綢文化
咬文嚼字:從幾個罕見漢字讀懂古代的中國紡織
2019-02-28 10:37:23 來源:
    我國各族人民的紡織生產實踐,起源很早,范圍很廣,對人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影響很深。因此,古代紡織相關的文字資料十分豐富,在我中華民族文化中處在特殊的地位。在漢族語文中,有大量的文字和詞匯與紡織生產有關。如在已經發現的甲骨文中,“糸”旁的字有100多個。東漢人編的《說文解字》中所收,“糸”旁的字有267個,還有“巾”字旁的、“衣”字旁的等等,都直接間接與紡織有關。這些字反映了在它初次出現之前已經普遍存在的紡織生產實踐和成果。其中有些古字當今已十分罕見,甚至電腦智能軟件也無法識別,但是卻生動地反映出我國紡織初起、形成和發展時期的面貌。

    與麻有關:絺、绤、枲、紵

    我們的祖先最早掌握的紡織技術是利用麻類纖維,時間可以上溯到距今5000年左右。

    葛纖維的利用很早,有野生的和人工種植的。《詩經》中涉及到葛的采集和紡織的就有幾十處之多。古代稱細葛布為絺(音止),粗葛布為绤(音系)。為了保證織衣制履所需的葛纖維的供應,周代特設專門官職叫“掌葛”,專門負責葛的采集和種植。隋唐之后葛的應用日漸衰落,唐代詩人李白《黃葛》詩中有趣地提到:“黃葛生洛溪……采緝作絺绤;……此物雖過時,是妾手中跡。”后來其地位逐漸被麻所替代。

    我國很早開始出現人工種植的大麻,稱為枲(音喜),或指大麻的雄株,到商周兩代已經非常普遍。魏晉南北朝時期,戰爭頻繁,當時軍隊的服裝大部分是麻布,因而封建王朝的當政者對之較為重視。隋唐時,大麻生產遍及黃河、長江中下游和新疆,人們已掌握了鑒別麻皮質量的新方法,并按照新方法進行收麻,使得大麻纖維的質量大有改善。

    另有一字紵(音住),指的是苧麻。周代曾“以紵充賦”,說明苧麻早已開始人工種植。其分布地區雖不如大麻廣泛,但在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都可以看到它的蹤跡。近年在陜西寶雞和扶風好幾次發現西周的麻布,經分析都是苧麻織物。苧麻纖維潔白、纖細,適于織成高質量的織物,是商周時期重要紡織纖維原料之一。

    麻類植物纖維在紡、績前的初加工技術有了迅速發展,漚麻、煮葛工藝技術日趨完備,在相當長時間內一直是平民百姓的大宗衣料。古時稱為“布”的,主要是指麻類織物。由于布是庶民日常服用的布料,所以把庶民亦稱為“布衣”。麻類織物一直到宋代以后,其地位才逐漸為棉布所取代。

  與絲有關:紬、繒、纈

    中國是世界絲綢的故鄉,養蠶繅絲起源最早,傳播面廣,我國古代有黃帝元妃嫘祖“教民養蠶”的傳說。絲的初加工技術發展很快,并有專業化分工,如官府中的作坊中有專司紬(音抽)的崗位,就是負責抽絲。夏代至戰國時期,絲織物總稱為繒(音增)。人們不僅可以生產豐富多彩的絲織物,而且已能按照織物的粗細、厚薄、疏密、織紋和生熟加以分類、命名。所以說,絲織物在古代文獻中出現得最多,如綃、紗、縠、縞、紈、縑、綈、羅、綺、錦等,不一而足。

    隨著絲織品的發展,對其染色、印花的技術越來越精深,創新了印花工藝,稱為纈(音協),包括夾纈、絞纈、蠟纈等染法,為我國印染技術做寶貴的貢獻。夾纈是用兩塊圖案花版將絲帛對折夾在兩板中間,然后在鏤空處涂刷染料或色漿,除去鏤空版,對稱花紋即可顯示出來,技術最實用,逐漸流行于全國;絞纈是用線來扎束布帛成綹,染后放開自成花紋,最后布料上就出現了由深而淺、具有暈渲效果的花紋;蠟纈就是蠟染,于帛上先做圖樣,后依樣涂以蜜蠟,浸入染料中,待蠟脫落,花樣重現。采用這種印花方法,可以得到特殊風格的產品,在現代仍保留了這種染色方法。

    蠶桑絲綢業在我國紡織生產中一直處于領先地位。栽桑、育蠶、繅絲、織綢技術有了全面的發展,絲紡織技術水平遠高于對其它纖維的加工技術。隨著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出現了蠶桑絲綢業中心,以后通過各種渠道緩慢地傳向境外,先后開通了著名的“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使中國的絲綢產品聞名于世,并與當地人民的創造相結合,使絲綢生產水平大大提高,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與毛有關:羖、犛、罽、褐

    中國利用毛纖維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很遙遠的時代。早在夏代初期,地處北方和西北的兄弟民族就已經有加工過的毛皮和毛紡織品了。從石器時代起,隨著狩獵技術的提高和畜牧業的發展,開始利用這一類纖維,只不過使用的比例低于植物纖維。

    羊毛是那時毛纖維的大宗,羊字簡單生動,從古至今一直保留。另外還有羖(音古)指山羊,利用山羊絨于紡織的歷史也十分悠久,新疆是山羊絨的原產地之一。古代兄弟民族很早就利用牦牛毛紡織,如藏族的祖先西羌人聚居游牧于甘、川、青、藏等地,古籍記載他們居住的帳篷都是“織犛牛尾或羖羊毛覆之”,犛(音毛)就是牦牛。

    古代的毛織物細者統稱為罽(音即),粗者統稱為褐(音賀,不算罕見)。《詩·豳風·七月》所說,“無衣無褐,何以卒歲”,十分流行。這里褐指粗毛織物,是當時北方勞動群眾的主要衣料之一。而精細的高檔毛織物則多由王公貴族和富裕階層享用。

    到了元朝,毛紡織品由于是蒙古民族喜愛的傳統服用織物,需求量驟增,毛紡織生產規模較前代有了新的發展。我國有許多天然牧場,生活在那里的各族人民對養羊法和毛纖維的加工利用,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埋藏在地下的毛紡織品文物雖已陸續有所發掘,但與絲、麻紡織品文物相比就少得多,還有待進一步發掘和整理。

    與棉有關:氎、緤

    我國種植和利用棉花最早是漢代從海南島、西南和西北地區開始的,比麻、絲和毛晚了許多。南北朝時的新疆已開始種植棉花,并用以織布。中國古代沒有棉字,只有綿字,指絲綿。隨著棉織物的日益增多,為了同蠶繭的綿相區別,大約在6至11世紀之間,才演變出現今天的棉字。

    棉花有一年生和多年生兩類。一年生的棉花,古稱氎(音疊),開展人工種植并在宋元時期推廣的是這一種;多年生的棉花一般指南方的木棉,稱為緤(音蝶),多為野生。棉花是優良紡織原料,王禎的《農書》說:“不蠶而綿,不麻而布,又兼代氈毯之用,以補衣褐之費”,比較了棉與絲、麻、毛的優越之處。

    北宋末年,北方的知識分子和上層人物大量移居江南,南方社會經濟日益繁榮。元代初年,長江流域的松江地區棉紡織技術發展迅速,超越閩、粵地區走在前列,逐漸形成為手工棉紡織業的中心,其中黃道婆的生產活動做出了重要貢獻。到了明代,棉紡織業逐步普及全國。這主要是由于棉纖維具有王禎《農書 木棉序》中列舉的“比之桑蠶,無采養之勞,有必收之效;埒之枲紵,免績緝之功,得御寒之益”的優良特性,加上經過多年的實踐,培養出了不少棉花新品種,適宜不同氣候的地區種植,為不適合種植糧食和其他經濟作物的地方帶來了發展機會。更為重要的是,只有棉花的大面積種植,才可以滿足日益增長的人口的穿衣需求。

    因此,棉花逐步取代了麻成為人民大眾的日常衣著原料,在數量方面也遠遠超過了蠶絲。到19世紀初,我國棉布遠銷西歐,每年達三百萬匹。此后,棉花成為我國紡織業中的主要原料。

澳门bbin电子游戏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恒达娱樂 516棋牌游戏中心 鼎丰娱乐平台 网络21点游戏下载 彩票平台娱乐彩票 重庆时时彩网址 投注新时时技巧 时时彩为什么先赢后输 6码两期计划 mg游戏官方网站mg账号中心 如何破解黑彩开奖程序 最新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内蒙古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宝盈app下载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票控